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校园动态>校园新闻

校园新闻

实况足球{}念斌案中毒死亡孩子母亲:愿早日抓到凶手

文章来源:况足球{}作者:实况足球{} 发布时间:2019-11-09 字体:

2006年7月27日晚上,丁雲蝦一家人和房東陳炎嬌母女吃過飯後,突然[出現 的拚音:chū xiàn]中毒症狀,丁雲蝦10歲的大[兒子 的拚音:ér zi]、8歲的[女兒 的英 文:daughter]搶救無效死亡。

警方經過偵查,很快確定是人為投入氟乙酸鹽鼠藥所致,認為其鄰居念斌有重大作案嫌疑,念斌被逮捕,並被提起公訴。

8年中曆經8次審理10次開庭,念斌先後4次被判死刑,3次被撤銷判決;直到2014年8月22日,福建高院一紙終審判決,裁定念斌無罪,並當庭釋放■实况足球网站建设■。

對話人物:丁雲蝦,40歲,福建省平潭縣澳前村人,念斌案中兩個中毒身亡孩子的母親。

對話背景

在丈夫海難去世後,丁雲蝦在念斌家隔壁開了小店維持生計。不料兩個孩子因中毒去世。8年來,丁雲蝦靠低保生活,她[自己 的英 文:his]還得了癌症;她被仇恨籠罩,她仍認為念斌就是凶手,她8年來也在上訪。在念斌[一次 的英 文:Once]次從鬼門關回來之後,丁雲蝦一次次地失望,至今得不到任何賠償。

8月22日,在念斌終審被宣告無罪之後,丁雲蝦一家認為判決不公,就此“住”進了福建省高院。昨日,華商報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專訪了丁雲蝦。

念斌放話:孩子早晚死我手裏

華商報:案發前,你跟念斌一家是什麽關係?據他說你[弟弟 的英 文:brother]曾經給念斌當伴郎?

丁雲蝦: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兩家沒什麽關係,隻是同村而已。我弟弟沒給他當伴郎,他胡說的。

華商報:你跟念斌有什麽過節嗎?他曾說你們兩家並不存在競爭■实况足球免费服务■。

丁雲蝦:2004年9月,我租住房東陳炎嬌的房子開店。隔壁的念斌比我的店早開幾個月,我們賣的東西都差不多,他說他先開的,要求我搬走,但我沒理會。我老公海難去世後,我一個人得帶3個孩子。[因此 的英 文:therefore],村子裏的人一般都到我的店買東西。3個孩子很懂事,大兒子當時10歲,女兒8歲,小兒子6歲,兩個大的經常在店裏幫忙。念斌嫉妒我的生意比他好,曾放話說:“這兩個孩子早晚死在我手裏。”

華商報:那些話你親耳聽見了嗎?

丁雲蝦:那是在我兩個孩子去世時,在太平間門口,一個騎摩托的人[告訴 的拚音:gào su]我的,他說念斌親口跟他說的。

華商報:你認為念斌嫉妒你的生意比他好,有什麽具體的[表現 的拚音:biaoxian]嗎?

丁雲蝦:他好幾次故意拿髒水潑到我的攤位上弄髒我的水果,他還把我的水果籃[踢 的英 文:play]到馬路上。

兩段說法已被辯方律師推翻

華商報:念斌被無罪釋放,你為什麽還在懷疑他?

丁雲蝦:網絡上有一段錄像截屏,是念斌親口[承認 的拚音:chéng rèn]投毒的。他在谘詢自己的第一個辯護律師魏文祿時,律師問他:“你到底有沒有做?”他說:“我有做。”他還說:“我有一個疑問,就是我26日晚下了藥之後,到27日晚上才死人,那個時間內還有沒有別人下藥?我把藥下在燒水壺中,他們炒魷[魚 的拚音:yú]吃是否跟那個壺有關係?”

(記者注:對於這段視頻,念斌的辯護律師張燕生曾做過解釋:“公安人員提醒念斌:見律師後原來怎麽說也要跟律師怎麽說,律師出現後,視頻中[警察 的英 文:policeman]站在律師背後,用眼睛死死瞪著念斌。念斌問律師有沒有[其他 的拚音:qí tā]人投毒,是為了暗示這個[事情 的英 文:affair]不是他做的。”)

華商報:你曾發帖說,警察曾對念斌進行電話監聽,電話監聽期間,念斌的[老婆 的拚音:lǎo po]往店裏打電話,曾質問是不是他放的藥,念斌沉默不反駁。這個事情是誰告訴你的?

丁雲蝦:是有這個事,是當年辦案警察告訴我的。你想想,如果換一個男人,他老婆問隔壁兩個小孩的事情是不是他做的,如果不是他做的,他肯定會大罵他老婆的。

(記者注:張燕生稱,原話是念斌口供中供述的,公安部門沒有真正的監聽證據,口供[都是 的拚音:doushi]虛假的。)

華商報:念斌曾經說過,當時好幾戶人都在那個樓上住。他說還有另外一個租戶家裏查出4包鼠藥。

丁雲蝦:當時是還有另外一戶人在[那裏 的英 文:there]住,他家確實是查出來4包鼠藥,[但是 的拚音:dàn shì]跟我孩子中毒的藥成分不一樣。

華商報:你發帖說,念斌的第一個律師推掉辯護委托,這個事情你是怎麽[知道 的英 文:knew]的?

丁雲蝦:別人告訴我的,那個律師曾說:“我不想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,如果去做,我對不起這兩個小孩子。”

住廉租房,靠低保生活

華商報:你曾說房東陳炎嬌和女兒因為中毒後,這幾年整天往醫院跑?

丁雲蝦:我和陳炎嬌關係很好,雖然不經[常見 的英 文:Common]麵,但我們都有[聯係 的英 文:links],她之前告訴我看病的事。那年中毒的每一個人都有後遺症,[包括 的英 文:included]我和我的小兒子。我們經常頭暈、胃疼。2008年我得了甲狀腺癌,沒錢一直沒去治療。2011年底醫生說必須手術。於是,2012年才去做了手術。

華商報:這幾年你是怎麽過的呢?

丁雲蝦:靠低保生活,一個季[度 的英 文:attitudes]領一次,一次五六百。我們母子剛[開始 的拚音:kāi shǐ]是租房子住,後來去親戚家裏住,現在住的是廉租房。甲狀腺癌切除後,都是靠藥生活,什麽事情也做不了。

華商報:除了上醫院你平時都忙什麽?

丁雲蝦:一直在上訪,福建省高院經常去,要求維持原判。

華商報:小兒子現在多大了,那個事情對他有[影響 的拚音:yǐng xiǎng]嗎?

丁雲蝦:上初三,學習還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,小[時候 的英 文:When]很開朗活潑的,自從出了那事後,他變得很內向,不[愛 的拚音:ài]說話,有什麽事情也不跟我說。

聽到無罪判決精神崩潰

華商報:念斌被宣告無罪那天你去了嗎?

丁雲蝦:每[一場 的英 文:one]庭審我都去,那天當然去了,當聽到判決[已經 的拚音:yǐ jing]精神崩潰。

華商報:聽說孩子死後家屬在念斌老家村裏設靈堂、拉橫幅?

丁雲蝦:這個我沒去看,情況我不清楚。

華商報:如果他不是凶手,你怎麽辦?

丁雲蝦:他確實是凶手。如果他不是凶手,他被放出來為什麽不敢回家住呢?

華商報:但是念斌說他原來的家被砸了,現在是有家不能回。

丁雲蝦:剛破案時,警察說凶手是念斌,我們去砸過一次,但是他們早已搬走,裏麵沒有東西。

華商報:念斌說,他出來之後被人跟蹤,是你們嗎?

丁雲蝦:我們沒跟蹤他。

華商報:你接下來有什麽打算?

丁雲蝦:我[希望 的英 文:hope]公安機關早日抓到凶手。

華商報:你希望獲得多少賠償?

丁雲蝦:賠償對我來說已經沒有[意義 的英 文:meanings]了。

華商報記者 王黎莉

對話人物:念建蘭,40歲,念斌的姐姐。8年來,念建蘭一直在為弟弟申冤。

念斌姐:將啟動追責 申請國家賠償

對話背景

今年11月,出獄3個月的念斌辦理港澳通行證受阻,他的身份信息在出入境[管理 的英 文:managing]係統中顯示為“犯罪嫌疑人”,不符合辦理條件。原來,今年9月,福建省平潭縣公安局已經重新立案,對念斌重新布控。

念斌的姐姐念建蘭在微博上三問平潭公安:1。10天時間中毒案有什麽重大進展,足以讓貴局把嫌疑人的[帽子 的英 文:caps]再扣念斌頭上?2。中毒事件的原因搞清楚了嗎?死者死因到底是什麽?3。錯案在先,作為利害關係人,貴局還有資格繼續偵查嗎?念建蘭說,這三個[問題 的拚音:wèn tí][解決 的英 文:settle]不清楚,除了“重蹈覆轍”四個字,大家還能說什麽?

念斌先後4次被判死刑

[福州 的英 文:Fuzhou]中院

2008年2月1日 判死刑立即執行

念斌不服判決提起上訴

福建高院

2008年12月11日 發回重審

福州中院

再次判處死刑,立即執行

不服判決提起上訴

福建高院

維持一審判決:死刑

報送最高法進行死刑複核

最高法

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

2011年4月發回重審

福建高院

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

2011年5月5日發回重審

福州中院

再次判處死刑,立即執行

2011年11月24日念斌第三次提起上訴

福建高院

2014年8月,宣判念斌無罪

2014年6月,福建省高院開庭審理,檢方提交了“新證據”

華商報:關於你弟弟重新[成為 的英 文:Become]犯罪嫌疑人的事,福建省公安廳給你們回話了嗎?

念建蘭:沒有,但是有媒體采訪到他們了,你去看看,很好玩啊。

華商報:能說說念斌出獄之後3個月來的生活嗎?

念建蘭:念斌8月22日被放出來,一個[星期 的拚音:xīng qī]內一直[接受 的拚音:jiē shòu]媒體采訪。9月1日,我們去北京看病。11月10日,我們才回來。

念斌欲赴[香港 的拚音:xiāng gǎng]看病受阻

華商報:念斌都有什麽病?現在好些了嗎?

念建蘭:我們在好幾家醫院看病,他的胃、心髒、下肢都有問題,關鍵是他患上了創傷性應激精神障礙。很多症狀都有,比如很難入睡、觸景生情、不愛講話。

華商報:現在看病花了多少錢?

念建蘭:我沒統計,包括我做手術,[可能 的拚音:kě néng]花了10萬多了。大家給他捐了一部分錢。這次就是因為巨額的治療費用,我想到曾經幫我們的香港專家,他幫我們找到了香港一個著名的精神病專科醫生,讓我們免費去那邊看病。但沒辦[成功 的英 文:走上人生巔峰],就出現了念斌再次成為“犯罪嫌疑人”的情況。

華商報:受害者丁雲蝦一家人,在念斌出獄之後,找過他麻煩嗎?

念建蘭:沒有,念斌出來以後[主要 的英 文:main]是在北京住院。他現在一家三口在福州租房住,平潭的家已經被砸了,沒有一件家具是完整的,我們現在已經沒辦法[回去 的英 文:get back]了。

華商報:他此前說過孩子變得內向了,現在好[一些 的拚音:yī xiē]了嗎?

念建蘭:沒有。你說這麽大的傷害,一時半會能好嗎?

對丁雲蝦更多的是同情

華商報:念斌曾說現在除了手腳的自由外,仍像個逃犯?

念建蘭:對。現在你看又有新的罪名,他現在又是一個犯罪嫌疑人了。8年的時間都沒找出新的證據,竟然在念斌被釋放10天後又重新立案偵查。有重大發現為什麽不再一次延期呢?之前已經延期了6次了。

華商報:念斌曾說過他和丁雲蝦一家關係很好,沒有矛盾,為什麽丁雲蝦卻不是這麽說的?

念建蘭:這個叫我怎麽回答?你問一下她弟弟是不是跟我家關係很好?我們家現在還欠她一萬塊錢。我[覺得 的英 文:felt]現在再去問這個特別沒意思。

華商報:丁家一直在呼籲維持原判,你想對他們說什麽?

念建蘭:我覺得她為孩子要她的真相,她做的那些沒有什麽。我更恨的是平潭公安,是他們造成了我們這種仇恨。我現在更多的是可憐同情丁雲蝦。但我也是受害者。

華商報:你說你的電話被監聽,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?

念建蘭:我的電話一直以來都是被監聽的,這個電話是我在3月才換的。

強烈要求福建公安回避

華商報:念斌的3點聲明,是22日就已經發的,怎麽想到發那樣的一個聲明?

念建蘭:8年前造假,8年後還造假,他們才是[最大 的拚音:zuì dà]的犯罪嫌疑人。就是因為有平潭縣公安局及福建省公安機關的[某些 的英 文:Some]辦案人員從中充當攔路虎,他們在念斌的案件中涉嫌嚴重濫用職權和刑訊逼供等罪責,他們已經是涉案的一方,根本不可能查清案件真相。我強烈要求他們回避,[不要 的英 文:壓嘛碟]讓他們再浪費納稅人的錢。

華商報:對於當年的辦案人員,你此前沒打算追責嗎?

念建蘭:其實我們以前已經[討論 的英 文:discussion]過這個事情了,因為我們姐弟兩人都生病,所以暫時放下了。現在,我們將啟動追責,控告警察偽證罪,啟動申請國家賠償,行政訴訟等。

華商報:你啟動申請國家賠償,打算索賠多少?

念建蘭:8年冤獄,肯定要申請國家賠償。但索賠多少還沒考慮。

華商報:在被重新列為犯罪嫌疑人前,念斌有沒有說病治好後,他打算靠什麽謀生?

念建蘭:他隻想過平凡人的生活,但目前他的身體狀態極差,我很[擔心 的英 文:worry about]他的謀生能力。現在[隻能 的拚音:zhǐ nénɡ]盡快地讓他身體恢複好。 華商報記者 王黎莉

平潭警方

新證據不方便透露 不是挾私報複

26日,平潭公安局公共關係處[負責 的英 文:Responsible]人回應此事時稱,重新立案偵查後,警方將現場的幾個人都列為犯罪嫌疑人,“這是正常的偵查程序”。

有法學界人士認為,念斌無罪釋放後,又被列為犯罪嫌疑人,意味著出現了新的證據。“是有新的證據。但是什麽證據,我們不方便透露。”對於念斌發表聲明,認為平潭公安局需要在重新立案偵查階段回避。該負責人表示:“當時辦案的民警都不在專案組裏麵,這個是原則問題。當然,他們在專案組偵查期間作為證人證言,是可以的。但他們肯定不參與偵查。”

“無論當年案子辦得對還是不對,它在程序正義的實現上,在[中國 的英 文:China]法治進程上代表著進步的一麵。但從受害人和實體正義上就不好評價了。都已經判決生效了,不存在什麽找回麵子的問題。沒有挾私報複一說。現在這個案子普天皆知,誰都不會把它引向不正常的方向,都需要嚴格按照程序來走。”對於當年參與辦案的民警被指刑訊逼供,該負責人說:“法官是有自己裁量權的,他們也隻是說不采信([這些 的拚音:zhè xie]證據),而沒有說非法證據排除。如果說是非法證據排除,那就是刑訊逼供了。被指刑訊逼供的辦案民警也有委屈。我們沒有對他們進行調查。” 據《東方早報》

辯方律師

平潭公安對念斌存偏見 應開棺驗屍

針對福建平潭警方的表態,26日21時,念斌此前的辯護律師張燕生稱平潭警方對念斌依然存有“偏見”,她呼籲重新開棺驗屍,查清真相。

張燕生發表了以下幾點看法:

1。平潭公安認為:“將念斌列為犯罪嫌疑人,是偵查程序的需要,因為可能下手投毒的就那麽幾個人”。

死者死於何種毒物尚不清楚,之前福建公安認定死者死於氟乙酸鹽的三個鑒定已被法院否定。案件究竟是[食物 的拚音:shí wù]中毒還是人為投毒並不能確定。平潭公安將該案定性為“就那麽幾個人下手投毒”的“犯罪”案件過於草率。

2。平潭公安認為“釋放念斌在程序正義上代表進步的一麵,但從受害人和實體正義上不好評價”。該[觀點 的拚音:guān diǎn]是非常錯誤的,錯抓無辜者當“罪犯”的替身,這對念斌和受害人都是非常悲哀的。這個錯誤是公安機關造成的,而不是念斌造成的,念斌也是受害人。

3。從平潭公安發言人的回應看,他們對念斌依然存有偏見。“偏見”是冤假錯案的根源。平潭公安如果仍然抱著對念斌的“偏見”繼續偵辦該案,他們能否查明真相就可想而知了。

4。關於回避問題。八年前平潭公安偵辦該案時,出現過對念斌錯誤抓捕、違法辦案的行為,即使更換了不同的偵查人員,領導層麵並沒有更換。因此,平潭縣公安局應當回避。

5。該案偵查應當重新開棺驗屍。偵查機關應當從現在開始對遺體進行[保護 的英 文:protects],在開棺驗屍時,應當[允許 的拚音:yǔn xǔ]念斌聘請法醫學專家到場監督,以確保[公正 的英 文:disinterested]

華商報記者 王黎莉

調研單雙號限行,別忘這些事

如果真的要調研單雙號限行,還需要考慮一些事。是否有人會計算一下公交和地鐵運營車輛的故障率,當乘坐的人增加的時候,故障率能否保證不上升,不耽誤我們的上班,這是必須要考慮的。買車的人是會增加還是減少呢?

超限車主緣何死於“嚴格執法”

公路“治超”中普遍存在的以罰代管現象,長期以來備受詬病。其中一個嚴重弊端在於,[由於 的拚音:yóu yú]動輒被罰,貨車不能不超限超載,而因為超限超載,又不得不挨罰。

父親為何得自學本草綱目救女

[所有 的拚音:suǒ yǒu]能夠[感 的拚音:gǎn]動人的大愛背後,都會有或多或少的社會問題。因為當社會文明到一定程度,社會足夠公平正義,所有資源分配均勻,則不會出現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那樣的悲劇,沒有了悲劇尤其是慘劇,所謂的愛也便少了偉大的成分。

“剁手黨”[如何 的英 文:how]麵對共享房

[日本 的拚音:rì běn]的今天是中國的明天”,有位朋友斬釘截鐵地這樣說。當今中國的“消費社會”,真的是處在日本“消費社會”的“[昨天 的英 文:yesterday]”。與日本一樣,曾經引導一代人的“艱苦樸素”的概念,在當今中國話及時,總有[一種 的拚音:yī zhǒng]“OUT”感。


本文由◆实况足球早报◆发布;



ド.全文|《清远市市区建筑垃圾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 - 北极星固废网 ド.卫计委:单独二孩政策备案是为防止生育小高峰 ド.专家称李克强博鳌论坛演讲展示中国政府新思维 ド.念斌案中毒死亡孩子母亲:愿早日抓到凶手 ド.河北衡水市委书记陈贵因涉嫌违纪被免职 ド.斯里兰卡所扣中国船员获准离开亭可马里港 ド.长江三大名楼之一安庆大观楼因商业开发被拆 ド.4省区成领导干部禁烟死角 未执行中办国办通知 ド.南方多省区将遭遇入夏以来最强降雨 ド.辽宁涉案近2亿黑彩团伙九嫌犯被批捕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内容!
sitemap.xml